新闻

天才少年庞华栋:硅谷将用区块链取代华尔街

庞华栋,现任数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合伙人、CFO。

1995年14岁考进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第五届中科大数学竞赛第一名,麻省理工学院(MIT)概率论数学博士,曾获麻省理工学院院长奖学金。

2007-2011年任摩根大通(JP Morgan)北美投行部副总裁。

2011-2015年任塞尔斯资本(Saiers Capital LLC)首席量化策略师,塞尔斯资本曾被Hedge FundMagazine (HFM) 评为最佳相对价值策略基金,主营波动率量化套利2015-2016年任安永纽约量化风险部经理。

2016-2017年任Global Sigma Group首席数量策略师,兼首席风险控制官。

美国华尔街业界顶级杂志Risk Magazine常务审稿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基金会理事,主席。

1995年8月23日,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 96 号大院门口,一位来自山东潍坊农村的14岁少年被门卫拦住,问出原委,原来这就是今年学校新招的少年班的同学之一。

对,这个学校就是著名的中国科技大学,这位少年就是日后的 “天才少年”庞华栋。

与所有的80后一样,来自农村的庞华栋,并没有特殊的家庭背景,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乡村裁缝,家里有几亩薄地,几些牛羊。这一切,似乎与如今作为知名区块链金融专家的庞华栋反差实在太大。

少年的传说

一直以来,在村里的乡亲看来,庞家裁缝铺的这个孩子真是神奇,当同龄还在为简单的一元一次方程式苦恼的时候,庞华栋却开始跳级,一年级到三年级,四年级到初中到初几到高中,教过的老师们都说,“这个孩子太聪明了,我们教不了”,“我们县里多少代没有出天才了,这下可能真的要出天才了”……

此时的少年庞华栋,已经成为全校老师眼里最大的奇迹,至于这个奇迹要发展到哪一步,老师们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县里的开始了少年传说。

但是,这一切在庞家裁缝铺里依旧没有引起什么概念,老实本分的庞师傅有自知之明。除了农村的活计以及手上的裁剪手艺,他实在想不出天才儿子的命运之路。

但是,这一切都不太重要了。

某天,学校(潍坊市寒亭一中)的老师听说了著名的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又要开始了招生,细数一下,庞华栋同学符合报名条件,只要过关斩将,可能就可以造就一个天才的雏形。

于是,庞华栋就开始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所有的考试,他感觉,考试没那么难,数理化会的基本上都会,英语的试卷是直接拿大学四级的题,因此,对于农村学子来说,吃了亏,不会的太多。

最后,庞华栋被录取了,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95级)录取。这个新闻,对于山东潍坊的寒亭区这个小县城,真的是不得了的事情,乡亲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似乎庞家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而对于14岁的庞华栋来说,命运的安排刚刚开始,这位天才少年只是刚刚扬帆,开始了航程。

1998年暑期在中科院实习留影

按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设置,他们这一班都是往理工科进行培养的,甚至有老师建议庞华栋去生物领域接触一下,以后可以做一个生物学方面的专家。

庞华栋真的去了生物系,但是,很快又回来了,并且坚定的放弃了生物学这个方向。

这位少年一脸惊恐的告诉带班老师,生物课的第一项内容就是每一位同学都要杀一只小兔子,用针管把空气打入小兔子的血管……

生物老师的这个要求,把幼年的庞华栋吓坏了,以至于日后他在华尔街成名后,只要看见兔子还会浮想起这恐怖的一幕。

于是,这个事件以后,庞华栋就更加坚定的只学自己最喜欢的数学专业,并且在中国科大第五届数学竞赛中,一骑绝尘,很容易的获得了第一名。

对于数学的喜爱以及数次的获奖,庞华栋很顺利的升为中国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攻读微分几何专业。

在进去研究生第一年的时候,由于他对专业知识的掌握不亚于一些基础课的任教老师,于是校方竟然聘请这位研一同学为助教,给大学生们教授数学分析,线性代数,实变函数等核心课程,并且发表了几个高质量的论文,这一年他才18岁。

那几年,熟悉庞华栋的人都羡慕他,羡慕他的学习成绩,羡慕他在中国科技大学的知名度。

而庞华栋回忆起这段岁月,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因为有了当年良好的、坚实的、系统的数学基础,以至于对目前从事的区块链技术工作绝对是个加分项。

2003年第一次去纽约留影

但是,那时候,包括庞华栋自己在内的中国科技大学师生们都未必知道,大洋彼岸一个叫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学即将给他抛来橄榄枝。

十五年的“美漂”

2002年8月,美国麻省剑桥市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迎来了这位中国数学神童,能顺利的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庞华栋是遇到了国际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现北京国际数学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田刚教授这位伯乐, 田教授当时任教于麻工数学系,庞华栋在中国科技大学的神奇经历被大洋彼岸的田刚赏识,通过接触,田刚向校方推荐了庞华栋。

为了吸引这位如此优秀的中国学生,麻省理工学院对他安排了全院最高的全额奖学金“麻省理工学院院长奖学金”以及“诺曼·勒文森奖学金”,并且安排他师从著名数学家、现代概率论奠基人,美国科学院院士丹尼尔·斯多克教授。

来到麻省,对于庞华栋来说,如同来到了一个全新的海拔,很多非常难得课题,在他看来,都不是很难,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最精确的结果完成。老师们不得不惊叹这位其貌不扬,但是真才实学的“中国·庞”。

2007年6月8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典礼留影

在麻工的5年,庞华栋说,每天都重复着不同的数学课题,每天都能很好的完成。

其实,这些数学模型在其他的同学来说是非常非常难的,往往需要花很多时间、很多精力,但是在学霸庞华栋眼里,一切都很快的迎刃而解。

“天才少年就是天才少年,对他来说就是享受的5年”,同学们只能用这句话来评价他这5年的麻工求学经历,羡慕嫉妒恨。

到了2007年6月,在毕业的那一年,当同学们还在为毕业论文发愁的时候,庞华栋又一次迎来了幸运。在离麻省理工学院500公里外的纽约华尔街,庞华栋被全球赫赫有名的摩根大通投资银行破格录用,负责固定收益自营部的交易和风控模型的研发和执行。

2014年与塞尔斯资本Nelson Saiers合影

初到摩根,高管团队连续的用实践案例对庞华栋进行多次测试,再次破格进入由13位董事总经理组成的核心项目团队。

能得到高管的赏识,是因为庞华栋的数学模型在摩根的固定收益项目上能发挥巨大的作用,用庞华栋的话说就是“接下去的每一仗,都是恶仗”。

原来,摩根高管们已经意识到了全球可能会出现经济危机,但是他们却束手无策,能做的只是在某些项目自营的中,尽早的处理,以最大可能挽回损失,而这些项目的主要核心工作,交给了“中国·庞”。

庞华栋说,那段时间每天都高压的工作,2008经济危来临的前夜,各种风暴不期而至,最后所有的项目都基本按照高管团队的意图处理完毕。由于工作的出色,之后庞华栋被调整到负责债券和债券信用掉期等产品的风险模型研发和监控部门。

没过多久的2009年10月,庞华栋又被摩根大通投资银行任命为副总裁,负责研发和执行股票衍生品定价和对冲模型以及监测股票衍生品的风险控制系统。这是一份能把庞华栋所学所爱的数学专业发挥到极致的工作。

2010年与华尔街量化之王James Simons合影

这一年,庞华栋才28岁,28岁的他,此时已经在华尔街业界小有名气,“中国·庞”已经成为华人青年在美的一面旗帜。之后,庞华栋作为知名的职业经理人,相继被著名的赛而斯资本 (原字母基金)、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邀请,担任首席数量策略师与数量风险控制部经理,负责研发和实盘交易全球期权期货策略,分管主营波动率套利,以及给华尔街各大著名投资银行和大型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衍生品的数量风险控制方案和咨询服务。

但是,对庞华栋来说,那段时间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职位,而是担任了母校中国科技大学校友基金会的主席,因为这个渊源,跟很多从事区块链行业的优秀中科大校友交流,发现了区块链产业的巨大机会,这一次发现将终结他在美利坚15年的“美漂”生涯。

拥抱区块链

2017年初,在一次的中国科技大学校友基金会活动中,他认识了一位校友,这位校友系统的向他介绍了区块链,庞华栋认为,区块链技术是一项革命技术,加上自己多年来在金融领域的工作经验,运用自己的所学所业,能在区块链领域做很多事情。

2017年在华盛顿中美投融资峰会与美国前副国务卿Alan Larson合影

于是,以数学运用为毕生理想的庞华栋认为,区块链能使他的所学有所用,于是,他坚定了回国创业的决心,纵然拿到了美国的绿卡,但是他还是辞去了华尔街的一切职务,回到了北京。加入了校友于2016年成立的数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担任合伙人、CFO。

在回国之前,庞华栋用数学模型,系统的分析了美国硅谷的科技产业,他认为区块链模式下的硅谷可能会很快取代华尔街,区块链的技术必将颠覆金融格局。 特别是 2018年开局,区块链以一种让人摸不清头脑的姿态迅速大热,成为第一场“风口”。

就像二十三年之前,山东潍坊市寒亭区的小县城与中国科技大学在传颂庞家裁缝铺天才少年的传奇一样。我们认为,二十年之后,人们会像今天谈论互联网一样谈论比特币,100%的交易都会在区块链上完成。类似的乐观预测像病毒一样在投资界传播、流行,造就出一场始料未及的狂欢。

而如今的庞华栋,已经走过三十而立,开始走向不惑之年,这个黄金年龄对于他来说正是加速人生最大辉煌的年龄。

庞华栋有点等不及了,回国后日以夜继的工作,他甚至评价:“区块链是世界第九大奇迹”,目前没有任何一种技术像区块链那样,会给未来社会的变革带来如此浩瀚的可能性。他运用数学模型,分析过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近百年的数据相关法制体系的建设,目前我国才刚开始,这种格局导致数据交易违法成本极低,制约行业发展。

在区块链的行业中,数学立身的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基于领先的区块链技术实力,以及扎根于实践的区块链模式构建能力,开启从区块链价值引领者向价值赋能者的升级转型,为谋求向区块链转型的团队、项目和企业提供全生态加速服务。

尽管正式开始才一年多,但是,目前庞华栋与他的团队技术排名已经处于全国前30名的行业位置。

很多关注他的人相信,这个数据很快会被他自己刷新。

根据麦肯锡发布的区块链效用路线图,2017年至2020年将会是区块链技术基础设施的成型阶段。当前世界各大投行、科技公司纷纷加快其在区块链的布局。

庞华栋与他的高管们认为,新金融时代背景下,企业转型升级是趋势,技术是关键,而区块链是目前最好、最安全的选择之一。供应链是继金融服务之后,区块链第二大应用领域。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带来新的风险,如何利用新技术进行创新变革,是企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而作为国内领先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价值数据互联运营服务商,他们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通过技术和业务的创新,为客户带来安全、优质、平等、高效、并且低成本的价值互联网络运营服务。

据庞华栋所在的数矩科技介绍,他们的“矩盟”(基于数据联盟计算平台提供全链数据计算服务)、“矩智”(金融机器学习训练平台)和“矩策”(金融决策模型服务平台)三大核心业务服务,已经成功对接近200家金融、银行类客户和合作伙伴。

2017年5月,团队更是得到来自联想之星的天使轮投资,成为联想之星投资的第一家区块链企业。

一切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已经开始,但是似乎又刚刚开始。

新的事业中,庞华栋似乎逐渐褪去了神童那种稚嫩的光环,但是另一个有关区块链的辉煌已经等待着他。

至今,没有人质疑过庞华栋是不是精英人士,因为本身他就是“成功”,一种在我们身边的成功。

 

作者 | 林   龙

 

 


 

《链英雄》由新加坡区块链技术基金会、清华大学区块链实验室和中国人民大学区块链实验室指导出品。旨在记录区块链发展历史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

联系邮箱:story@bcf.sg

关于《链英雄》

《链英雄》由新加坡区块链技术基金会、清华大学区块链实验室、中国人民大学区块链实验室指导出品。旨在记录区块链发展史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链英雄》是《中国IT口述历史》组成部分,采用一次采访,多人多次,写作制作多个版本,多媒体,多渠道发行的全媒体传播方式。新浪联合创始人陈彤和《知识英雄》作者刘韧任顾问,林龙任主编。联系邮箱story@bcf.sg

区块链采访记

提到目前最炙手可热的话题,非区块链莫属,有人说区块链是革命,他革了谁的命?革的是垄断企业的命,给了新一代年轻人一个打破固有规则,出人头地的机会。

我们有幸采访新加坡区块链技术基金会的会长朱先生。

R:为什么现在很多人推崇区块链技术,为什么要使用区块链技术?

朱:区块链具有不可更改性,它是去中心仲裁化(即去中介化)的解决方法,规则一旦建立,保障了每个人的利益,因为其它方面不能够改变规则。这样的模式,给了新进创业者后来者居上的机会,是一个洗牌的好时机。

R: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是反垄断吗?

朱:我的看法是,区块链是去中心仲裁化,怎么说呢,我们是在全球性的大帐本上记账,账目更中心化了,但是存储去中心化,简单的说区块链是记账中心化,存储去中心化。

R:您怎么看待ICO走势?

朱:预计ICO在2018年上半年会逐步冷却,投资者过了盲投期,趋于冷静理性投资,公链项目由于技术门槛高、投资大、周期长、落地较难等历史遗留问题,会受到比较大的阻碍。

R:那您认为理性投资之后,投资者的选择会走向哪里呢?

朱:DAPP的崛起,会逐渐取代交易所的热度,我个人比较看好短平快的应用项目,小而美,比较容易落地。算力挖矿行为一直在空中飘着,不落地,很难说维持到哪一天,我认为挖矿和人类生活行为具有交互性,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我们使用某个产品的计步器,超过多少步便可以得到一个币,这样的挖矿就比较理想了。

R:您之前是在做VC投资,是什么是您转向区块链呢?

朱:传统的VC投资,需要很多程序的调研,复杂,效率低,区块链是成本低、速度快、效率高的融资方式,当然我不是指空气币的圈钱行为,我认为区块链是目前VC融资方式的补充,但是还不够完善,属于婴儿期,会有投机者利用空气币圈钱,行骗,我们都属于摸索前进,就如同红军长征二万五,战略性转移,我们都不知道这一步的决策是对还是错,但是最终他成就了新中国,区块链也是同样,我们虽然不知道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对整个社会会起到什么效果,但是有一点,这个技术我们要有,要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和市场应用,即使在过程中有些疯狂炒币人损失一些生活之外的浮财,我认为这也是值得的。

R:您怎么看待市场上的币破发事件?

朱:很多公司刚开始的时候会以很低的价格发给所谓的行业大牛,这些大牛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利用的是本身的知名度为新币站台,此时你给她5毛钱一个币,你发行价是1块钱,这些拿着折扣的大咖们,以很低的价格卖出,这样破发就产生了,所以说要在规则里行事,给的折扣不宜过高。

R:如果我们想投资ICO,您有什么建议要告诉我们呢?

朱:项目创始人占股太高的,谨慎投资;太多项目大佬站台的,谨慎投资,大佬们的成本都不低;做VC和ICO一样,项目创始人团队中是否有该行业的精专人士主要参与,这是是否投资的一项重要考核标准,所谓专业人做专业事。

感谢新加坡区块链技术基金会会长朱先生的回答,是否给了你新的思路和不一样的理解呢?笔者认为这是聪明人的游戏,小伙伴们,加油干吧!

区块链 – 一次信息时代的革命

一个时代有其特有的属性和标志,时代永远是朝着我们无法预期的方向前进,在历史的洪流中,除了不可控的因素、诸如运气、天时、地利等,你的眼界将决定了你是谁。

我们知道,人类文明的成长往往伴随着大规模的协作展开,但是这个“大规模协作”在时间上展开的逻辑是什么呢?是“点”和“线”彼此叠加的“层累结构”。

我举几个例子:

例如,罗马人修路、水渠、万神殿,散布到欧洲各个角落的罗马法制度,普发到各个民族的公民权;
例如,秦始皇的书同文,车同轨;
例如,中国人的海上丝绸之路;
再比如19世纪遍布全球的铁路。

在这些例子中我们不难看出:

  1. 个体劳作是点,比如说王婆卖瓜。
  2. 连接起个体劳作的是线。每当一个社会的技术和组织能力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做基础设施,把未曾链接的点连接起来,产生那个时代的连接红利。

修建基础设施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1. 连线会产生大量红利。谁先利用这个机会,谁就是崛起的帝国。罗马帝国、秦汉帝国、大英帝国、以至于现在的某些商业利益集团帝国,均属此类。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里说,19世纪之前,“正因为通过远洋运输运送大量的货物和人员比较容易,所以两个相距遥远的都市之间的联系,要比城市和乡村间的联系更方便。比如说,从爱尔兰北部港口花5年的时间运送4.4万人到美洲,要比花三代人的时间运送5000人到苏格兰还要容易。攻陷巴士底狱的消息在13天内已在马德里家喻户晓,而在法国的皮隆尼这个距首都只有133公里的地方,直到巴士底狱陷落的第28天,才获悉来自巴黎的消息”。
    19世纪全球开始修建铁路,到19世纪末的时候,横跨美国的太平洋铁路竣工,到20世纪初,横跨西伯利亚铁路也相继完工。陆地被连接起来,开启了大陆帝国时代。所以到了20世纪的国际霸权转换到了两个领土最为广袤的帝国,美国和苏联,这霸权地位的确立再顺理成章不过不是嘛?
    历史证明给我们看的是什么?谁先完成新式大规模连接,谁就主导了那个年代。
  2. 连线带来的投资机会将会吸引海量的资本投入到基础建设中来,这是一个时代的趋势所引领的。
  3. 这一代的“线”一旦建成,下一个时代的“点”的机会就来了。

人类有史以来最富有的75人中,有14人出生在19世纪中期(1931-1840)。生于这一时期的人正好赶上了美国经济历史转型期,铁路事业方兴未艾,华尔街金融业崭露头角,工业大生产的序曲正在奏响。马克·吐温把这一时期描绘成为《镀金时代》,当时:人人有梦,有自己钟爱的盘算。

“这是一个抢钱的时代,哪有功夫和那些思想还在原始社会的人磨叽?”这句话是马云说的。马云赶上的互联网的点,于是他建造了互联网帝国,那么我们该何去何从?

今逢乱世,又一个时代的“点”在向我们挥手。追溯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我们可见一斑,春秋战国历时500余年,其间战争此起彼伏,风云人物层出不穷,局势跌宕变换。战场上的运筹帷幄,外交的谋略交锋,给我们后世留下很多可考典故,春秋战国的历史舞台:不论是出身尊贵还是落魄士者,不论是出身名门还是贩夫走卒,甚至从白发苍苍到稚龄童子,只要你有才干,有能力,有动力,都可以封侯拜相一展抱负。苏秦、张仪、管仲、范雎,皆以布衣身份立足于历史的舞台,年老的有百里奚,少有天才甘罗十二岁拜相。相对于后世论资排辈,垄断独占,这真算是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

回看过去几十年,摩托罗拉、爱立信,垄断整个手机市场,那么在这坚固的城池之中,其他公司的出路在哪儿?于是有了苹果、三星,他们建造了新的规则,用全新的规则打破了固若金汤的垄断城池,换句话说,爷不跟你玩,爷自己建一个城,邀请大家来我的城池安居乐业,我提供了更完备的设施,给出更优的待遇,一夕之间,旧城池土崩瓦解。

我为什么说区块链是一次信息时代的革命?
基于以上两个例子,我们真不难看出端倪,现如今马云爸爸,腾讯爸爸独占着整个市场,你想做什么,只要腾讯爸爸一伸手,用它巨大的用户量强势碾压,于是小公司只不过是花了钱想了个创意,然后证明他的市场可运作性,接下来就被商业巨头们抢了生意,占尽优势,小公司生存堪忧。

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恰好完美解决这样的问题,编者认为,区块链技术会冲击的必然是大型企业,以腾讯为例,腾讯迄今为止市值5000亿,他拥有大量的用户以及精准的用户画像,那么作为小公司,想要从他手里分得这部分数据,要上缴一些费用,腾讯无形中增加了获取用户的成本,导致很多初创企业无法施展,那么如果利用区块链技术,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通过数学规则,取代任何具有垄断的企业,真正做到共享资源,那么受到最大冲击的将会是那些掌握资源的大佬们,比如Facebook、腾讯、阿拉巴巴,那么为什么这些大型的垄断企业并不打算发行虚拟货币做区块链呢?答案显而易见,资源的共享远没有独头垄断利益来的高。

我们且看作这个时代已经恰逢春秋战国,无论出身,都可以一展宏图,你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建造自己的规则,那么谁的规则好,谁获取的资源就增多,真正的公平公正的资源分享,错过了互联网,还能再错过区块链吗?

这是一个活久见的年代,你有创意,你可以整合,你分享的利益越多,你获得的利益也最大,你建造的规则越被认可,你就可以颠覆一个时代,一夕之间,瞬息万变。

“线”和“点”的叠加过程,会反复重演,层层累加。
为什么说2015是好年景?因为新一代的线在疯狂地铺展,新一代的点在玩命地破土而出。资本举目四望,欣喜若狂。
不要奇怪BAT为什么挣大钱?O2O为什么那么“2”?画指甲的为什么那么阔?互联网金融为什么那么疯?特定的机会窗口打开之后,看到的人一定会抢身上前。

迎接2018,新的点已经到来,这是一个用区块链洗牌的时机,新的霸主是谁,我们拭目以待!